无聊并没有那么简单:这是没办法的事。哪怕搓手顿脚、千推万阻,(由工作、文本而起的)无聊一旦袭来,我们依旧无处可逃。一如文本带来的愉悦感完全是间接产物,无聊也绝不可能凭空产生:纯粹的无聊是不存在的——如果我个人觉得东拉西扯的文章很无聊,那是因为我现实中就不喜欢东拉西扯。但要是我喜欢闲谈(假设我带有些许女性特质)的话,结果会是怎样呢?无聊同狂喜相差不远:倘若你从快乐的海岸举目远眺,会发现无聊即是狂喜。

——罗兰·巴特,《文之悦》